起底日本“网咖难民”:繁华的背后,藏着一个

时间:2019-02-02 00:01       来源: 未知



在很多人心中,日本是个经济发达的国家。

日本东京不仅是世界最繁华城市之一,也是著名的旅游城市。走在东京街头,无处不在的娱乐设施、酒屋饭馆、文化风情让人不由自主加快城市步伐。




(图源:google)


在东京这样一个繁华的都市,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角落,上演着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日本每个大城市的繁华地段,都会有几家不起眼的网吧隐藏在高楼中。


(图源:网络)


有的网吧更加高级,除了上网设施更快,包间的环境也更好,这就是日本网咖。

网咖里有一个个小隔间,很多人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临时住所。每当夜幕降临,那些以网吧为家的日本人回到自己的“卧室”。


(图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们大多数是租不起房子的人,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网咖难民”。

对于这些走在人生边缘的“难民们”来说,由于居无定所,他们除了在公园长椅、地铁空地进行短暂的休息,网咖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最高配置”。

在每一个小隔间中,一盏灯、一台电脑、一个枕头、一个床垫,已经是里面的全部设施。



“网咖难民”出现于90年代末,如今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

据东京都政府调查显示,东京平均每天有4000人以网咖为家,其中98%为男性。从年龄层来看,30多岁者约占40%,50多岁者约占30%。

在繁华的街道中,走进夜晚的网咖,会发现里面藏着一个真实的日本。


在这些“网咖难民”中,很多是拥有梦想的年轻人。

网吧留宿一晚的价钱约在1400-2400日元(合12至20美元)之间,价格对于他们来说也比较合适。

他们在夜晚回归,一大早就要出门工作,日复一日。

在日本的记录片《网吧难民——漂流的贫困者们》中,介绍了一个年轻人。

他的工作是工地上的一名保安。最初的梦想是能住在一个寓所内,后来发现日本的房租不仅昂贵,水电费之类的开销也是自己的一大问题。

迫于无奈,自己只好住在网咖内,每天下班归来,可以利用电脑上会网,玩会游戏放松一下。


(图源:视频截图 下同)


日本网咖内的食品区相当丰富,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速食面通常是最佳选择。


网咖内还有各种书刊可以借阅。


每天进行简单的梳洗后,走出狭小的“卧室”,重新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之中。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住所,但是他不想让自己靠打零工生活。他希望能够学习更多的技能,拥有一份全职的工作。

早日摆脱网咖, 拥有一间小小的寓所,是他目前最大的愿望。


日本人发明了一个词:社畜。

按照字面的意思,指像畜生一样工作的人,通常用于自嘲。

很多日本的年轻人,他们每天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长期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崇尚工作的日本人,过劳死的人早已也不罕见。


这些长年住在网咖里的年轻人,他们有的虚度时光,得过且过;

他们有的心怀梦想,身处黑暗,却心存光明。


他们就是生活在网咖里的年轻人们。


住在网咖中的不只有年轻人,在东京的一次调查中,住在网咖的4000人中,其中50岁左右的男性占比30%左右。

在《网吧难民——漂流的贫困者们》中,介绍了一位失业的中老年人。


他以前在信用卡公司上班,一个月加班时间在120小时-200小时之间。

他没有时间回家,没有时间休息,有时只能工作结束后在办公室小憩一会,起来又要继续上班,自己时常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 他变得越来越易怒、不合群、情绪化。

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他去进行了心理咨询,医生说他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于是,他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去治疗自己的抑郁症。后来却发现,好多人背地里说他精神不正常,连老板也在背后说他不中用。


在平时的工作中,老板的权利骚扰问题严重,经常会对他大喊大叫:“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搞不懂?”

我们知道,权利骚扰(利用职权给下属施加压力)在日本职场中非常普遍——还记得那个为了取悦客户,脸被老板按进沸腾火锅中的年轻人吗?



(图源:观察者网)


在日本,长期处于压抑中的职员数不胜数。

记录片中的这个老人,这个已经快被压力压垮的人,在工作20年之后,终于辞职了。

他说,我不擅长应付职场,我的压力大的快炸了。在我递交辞职信的时候我感觉心里的压力一下都没有了,心里特别畅快。

辞职后,由于没有公司提供的员工宿舍,租不起房租,现已经在网咖居住了四个月。


“我想我再也不会成为一个上班族了,我想做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我想去环游不同的国家,并且在每个国家都住个几年,这就是我的梦想。”

“我没必要留在日本继续挣扎。”


在日本,失去工作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特别是那些50多岁的族群。他们辞职之后通常再也找不到工作, 付不起房租,最后只好沦为“网咖难民”。

在快到了退休的年龄辞了职,日复一日住在网咖里,既不满足于现在,又看不到未来。



NHK拍摄过一支纪录片《女性贫困》,让人们看到一个华丽外表下真实的日本。

据记录片调查的数据显示,近300万(15-34岁)的日本女性,年收入不到200万日元。

她们表面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却也会因为付不起房租,在店铺周围晃荡一晚上。

在日本街头看到拉着行李箱的女性,前往网吧过夜。


(无家可归的“拉杆箱少女” 图源:澎湃新闻)


她们的行李箱中装满生活工具,网吧也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有的网吧内还有快递收发柜。

因此网吧内的一些女性都是长期居住。

在这些女性中,其中还包括一位无处可归的母亲。十几年前,她和老公离婚,独自一人将孩子抚养长大。

随着工作的竞争压力增大,一面要工作,一面要照顾孩子,这样的生活几度让她崩溃。




被辞退后,这位母亲重新找了工作,希望能换一个离工作更近的地方,无奈租房的租金太贵。

交不出房租的母亲,最终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网吧居住。

这位母亲的遭遇让人想到电影《当幸福来敲门》的场景,独自抚养孩子的失业父亲,走投无路带孩子去公共卫生间休息。

威尔史密斯扮演的父亲,在孩子睡着后崩溃大哭,并不是因为自己吃不了苦,而是不愿让孩子跟着自己一起受苦。



(图源:《当幸福来敲门》剧照)


为母则刚,希望这位带着孩子住网咖的坚强母亲,最后也能等来自己的“幸福来敲门”。


在很多人心中,往往认为日本人可能比较富裕。国民素质高,守规矩的特点,也成为了很多人学习的榜样。

然而,看上去光鲜的外表,殊不知还有一大批人吃着救济午餐,睡在大街边的纸箱里。


日本网咖难民是很悲惨,但他们不仅是整个社会的缩影,也是全世界苦难人们的缩影。

他们的经历让人想起在美国街头的流浪汉,他们有的穿梭在美国最繁华的地方,却漂泊无依;


他们也让人想起徘徊在深圳人才市场的“三和大神”们,其中的冷暖酸甜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他们也让人想起夜晚在麦当劳、肯德基过夜的“难民们”,不仅有一个个“受伤”的灵魂,更多的是说不出的酸楚。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而那些日复一日生活在网咖中的年轻人,他们曾说——

“我生活在恶性循环里,我付得起今天的饭钱、也有钱找到睡觉的地方,但没有多余的钱去拥有希望展望未来”。

只要有希望,就要勇敢的走下去。

« 上一篇:无糖饮料能拯救越来越胖的中国人吗?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