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药检机构的欺凌 体育世界里也要争夺国际话

时间:2019-02-01 14:00       来源: 未知

偏见有目共睹 浑水泼向孙杨

如果你以为体育记者只是报道一下体育成绩,八卦一下赛场内外的风云人物和奇闻异事,那就错了,在西方世界,还有这样一种体育记者,他们可以在体坛呼风唤雨,制造舆论和声势为某一方势力做喉舌,打击对手的心理和声誉,小到影响某个选手在体育赛场的成绩,大到左右体育机构的权力运作,甚至决定一个国家在竞赛场上的存亡,他们的偏见有目共睹,一不留神, 中国那些有竞争实力的运动员就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1月27日 英媒星期日泰晤士报发出一篇文章,题目是: “奥运冠军孙杨辱骂药监人士”。文章直接造了这样一个谣言:孙杨因为这场和飞行药检人士的纠纷, 被终身禁赛。 面对这盆浑水,反华媒体立即如获至宝, 孙杨的竞争对手们也在那里兴风作浪,友谊第一, 比赛第二?现实告诉我们,在体育的世界里,存在的种种残酷竞争,正成为谣言的助推器。

同一天,孙杨聘请的律师张起淮在中国社交网络贴立即出公开声明:指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这篇有关孙杨 的报道不实。环球时报随后直接指出,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消息是假新闻。

头号英媒体育记者 制造顶级谣言

笔者查了下资料,报道的作者署名克莱格 洛德Craig Lord,他是英国非常知名的游泳专项体育记者,被业界称作是 “在竞技游泳政治事务上数一数二的权威记者 ”

一名与他熟识的体育教练CHRIS DESANTIS去年春天在得知洛德离开上一个供职单位后, 以复杂的心情写了一篇告别文章,他说 提到克莱格,很明显他的大多数报道都有很强的编辑立场,我总是希望他了解自己的这些偏见,他一直视约翰 雷奥纳德为朋友,和他一起共同反对国际泳联,我因此理解,为什么他有关雷奥纳德的报道一直是那么正面。

这位克里斯先生还说,洛德的文章有时会让我的眼睛充血,但是我依然很高兴他在做报道。我们会在网上争论,有时相当激烈,但是私下和这个家伙打起电话来,他看起来是彬彬有礼讲道理的一个人。

这样一个头号游泳专项记者,有着足够的人脉,并且热衷参与泳坛上的政治斗争,能够从不公开的渠道获得某种不为外界所知的消息,并不奇怪。他从不掩饰自己对国际泳联的蔑视,他在不同的报道中, 碰到有关国际泳联的话题, 总是能找到攻击的方向, 有时候他说, 美国游泳教练协会想把泳联这个组织换掉, 而不是对它进行改革, 有时候他说, 泳联挣钱突破了一亿多美元, 然而分给运动员的极少。

克莱格 洛德还是国际反兴奋剂组织以及它下属的药检执行机构的坐上宾, 经常去塔恩的总部参加活动。当孙杨因为受到药检机构工作人员不公正的对待,并且在这件事上受到国际泳联支持的时候, 克莱格洛德跳了出来, 用来路不明的消息来源,颠倒黑白,用脏笔给孙杨胡乱进行职业制裁,就不奇怪了。 造谣也是英国某些媒体的看家本领。 混淆视听,浑水摸鱼,不仅在国际体育事务上如此, 在国际政治事务上更是天天嚼舌。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会一直认为,这叫言论自由。

事实上,日益官僚化的飞行药检机构和国际反兴奋剂组织近年越来越多地受到各国运动员的诟病和公开指责,美国网友运动员麦迪森 布伦吉尔因为在血检过程中被伤及手臂,严重影响比赛成绩, 曾将药检机构告上法庭, 并索赔一千万美元。

中国的运动员们在国际赛场上日益崛起,越来越多成为奖牌包揽者的时候, 那些缺乏有效监督的药检机构,就有可能在其中作梗,他们打着反兴奋机的旗号,而实际上,却成为欺压和恐吓各国运动员的官僚机器。

在这些药检机构和反兴奋剂组织内部,也存在激烈分歧, 那就是为某些势力、某些国家服务, 还是为了全体运动员服务。 去年冬天, 国际反兴奋机组织WADA的主席和副主席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他们的分歧,

WADA副主席赫尔兰德当时因为主席瑞迪阻拦她和某些方面的接触,愤而发推说 “亲爱的瑞迪主席,我想见谁就可以见谁,无论他们是运动员,还是一些国家的反兴奋剂组织,或是某些国家的政府代表,而且,我认为运动员应该得到我们这个组织的尊重,我永远不能接受在我们的体系内部存在着欺凌运动员的现象。”

作为中国人,我们支持孙杨, 作为体育爱好者,我们希望国际体育赛场上真正是公正公平的,每一个运动员都应该得到公正的对待, 不管他是中国人,美国人-----还是俄罗斯人。

« 上一篇:夫妻俩人都很懒,十年没扔过垃圾,媒体曝光后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